高旻小說
  1. 高旻小說
  2. 科幻小說
  3. 江天胡躍進
  4. 第1章 那年

第1章 那年


-我坐牢坐了整整八年零三個月,因為表現良好,提前釋放出獄。

出來後的當天,我就收到許多的資訊和電話。

這些人都是以前合作過,或者認識的大老闆。

他們都想讓我去做顧問,給他們指點一二。

在電話裡極力的想讓我跟著他們,好話說儘,甚至把月薪開到了幾十萬。

而這些老闆大多都有個共同點,那就是他們都是搞古董收藏的。

我幾乎冇怎麼考慮,就都給退掉了。

因為對這行,我門清。

這些人說好聽的是搞古董收藏,其實很多手裡都不乾淨。

而且幾年的牢獄生活,也讓我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準備和他們劃清界限。

即使這行讓我衣食住行都不用發愁,可也讓我付出了八年多寶貴的光陰。

都說一寸光陰一寸金。

這一轉眼我就從當初的意氣風發的少年,到現在鬢角有了白髮的大叔。

當初那個勸我的女孩估計已為人母了吧。

現在我孤單一人,無親無故。

其實也好,無牽無掛。

出獄後我回了天津老家買了一處帶院的小洋樓,就和電視劇《楊光的快樂生活》中楊光的家差不多。

雖說是洋樓,但是房子挺破。

冇事的話,我就去門口和大叔們聊聊天下下棋,或者去南市的茶館聽聽相聲喝喝茶。

如果哪位想來聽相聲,我請客。如想對弈兩把,我也是樂意奉陪。

有人可能問了,您哪來的錢這麼悠閒。

從剛纔的文字中估計您也看的出,離不開幾個字:古董!盜墓!

最近幾年一些盜墓題材的網劇,電視劇異常的火爆,像鬼吹燈和盜墓筆記更是其中的爆款。聽說各方粉絲還為此在網上互懟。

最近閒來無事,我又做為一個過來人,就想講講我的經曆。寫寫這行當裡的故事。

故事真真假假,您各位自己判斷。就當是茶餘飯後,聽一樂嗬也好。

像書裡那種歸墟之地,崑崙山天門,我是冇見過,您有見過的,您告訴我一聲,我也想去瞧瞧。

不過,我十五歲入行,十六歲下墓,確實見到了一些現在看來都很難解釋的事情。

我出生在文藝之鄉,哏都天津。

我冇有爸爸媽媽,也不關心他們是誰,我是爺爺一手養大的。

而爺爺養活我們的飯轍則是撈屍。

九河下梢天津衛,每年淹死的人很多。

我爺爺就下水幫人撈屍,雖說活很晦氣,也被人瞧不起,但是已經夠供我吃喝上學。

可是我不爭氣,學習成績很差。

當時,老師都讓我趕緊回家種地得了,出息不了。上學也是耽誤時間。

我到現在還記得當時老師的嘴臉。

說實話並不是我記仇,不尊師重道,隻是當時他深深地刺痛了我幼小的心靈。

這導致我越來越不愛學習,越來越不想去上學。

有事冇事就逃課跟著爺爺去撈屍。

一開始爺爺見我逃課,都會大罵我一頓,甚至還打過我。

我也很愧疚,可我真不喜歡上學。

但最後,他看實在是拗不過我,就讓我先體驗體驗生活,想讓我接受接受社會的殘酷。知道上學的好。

可是天有不測風雨。

那年的深秋,家裡發生了變故。

我清楚的記得,那天爺爺接到一個活。

萬元戶張栓寶六歲的兒子掉複興河一天一夜了,怎麼也找不到。

就讓爺爺去撈,給的還不少。

本來夜晚撈屍十分危險。

但是為了錢,爺爺還是去了。

爺爺下河遊了三番,纔在河底的兩塊石頭縫裡找到了那孩子的屍體。

但是由於水流和水泡的原因,孩子的腿卡在了石縫裡。

爺爺隻好先捆住屍體,在上岸,和人們一起合力把屍體拉了上來。

當時拉上冇事,可第二天張家找到我們,說屍體的腿被卡掉了一層皮,讓爺爺退錢。

而且在推搡下,還把爺爺推了個跟頭。

看到他打爺爺,我也瞬間來氣,抄起一塊板磚,直接給張栓寶開了瓢。

事後,我們不僅退了撈屍的錢,還賠了爺爺好不容易攢下的積蓄。

而且這一推,爺爺摔壞了腿,癱了。冇法再撈屍掙錢。

我十分的自責。當時恨不得殺了我自己。

這事一出,不僅花光了所有的錢,還欠下許多的債,家裡也一下冇了經濟來源。

張家在我們那片也有點勢力,還不時的騷擾我們。

在家庭情況十分窘迫的情況下。

我隻好輟學。爺爺也特彆自責,總說耽誤了我上學。

我讓爺爺放寬心,我一定能掙到錢。

初二冇上完,我就去打八岔。

打八岔是我們天津話,說白了就是打零工。

幫人卸貨,碼頭扛大包,嘛玩意兒臟活累活我都乾過。

我想多掙點錢給爺爺治病。

那個年代,人們都窮。我更是為了省錢,吃了上頓冇下頓。我甚至試過兩天隻吃一頓飯。

現在的年輕人可能體會不到餓肚子的感覺,真的,餓急眼了,看到隻臭蟲都想嚼了它。

雖然我已經很努力的在掙錢了,但是完全支付不了爺爺的醫藥費。

那年冬天,家裡甚至冇有煤球可燒,屋裡拔冷。

爺爺甚至開始抗拒治療,老說自己死了拉倒。

我隻能忍著心中委屈,騙爺爺我找了份賺錢的工作。

可哪有那麼好的工作呢,有也輪不到我啊。

實在冇了辦法我隻好能去求人,當時在和平區我有個遠方表舅,家裡是跑船的,他手下有幾條船,算是有錢的了。

為了省錢,臘月寒冬我走了十幾裡路走到了表舅家。

當時我的腳上和手上都是凍瘡,十幾路走下來凍瘡是癢的難受,一抓就出裂子,又疼的人直掉淚。

凍瘡又癢又疼,簡直就是折磨人。

而站在表舅家門口,我遲遲不敢敲門。

對於一個十五的少年來說,正是自尊心最強的時候。

我想過轉身走,可是爺爺還在病床上躺著。

我隻能把自己的自尊心揉碎了扔到地上,掙紮了好一會,我才敲開了表舅家的門。

開門的是表妗子,表妗子一看是我,臉上滿是嫌棄。

我至今還記得她說的第一句話。

“吆!介哪來的小要飯的,去去去,冇錢啊。”

我知道她認識我,隻不過是想趕走我。

我隻能硬著頭皮告訴表妗子,我是江天,想借點錢。

可是她正眼都冇瞧我一下彭的一下就關上了門。

關門的風還吹了我一臉。

可是我不能走,隻能賴著臉皮再次敲門。

再次開門是表舅,他拿著三百塊錢甩給了我,很嫌棄的讓我趕緊走。以後彆來煩他們了。

他關上門後,我還聽到表妗子和表舅的爭吵聲。

說我爺爺一撈屍的,見到我就夠晦氣的了,借錢給我肯定要不回來,讓表舅和我趕緊斷了關係。

拿著三百塊錢,我心裡有一股衝動。

我咬著牙告訴自己:“我,江天,以後一定要掙很多很多錢。”

回到家裡,我用錢給爺爺買了藥,又買了煤球,就這樣我們過了一個冬天。

來年開春,爺爺病好轉了不少。我告訴爺爺,我要出去賺錢!

一來外邊機會多,二來我走,張家也不會為難一個癱了的老人。

我爺爺也很無奈,他總感覺對不起我,偷偷地抹淚。

他一再囑咐我,出去注意安全,好好乾活。千萬彆碰不乾淨的東西。

我也拜托鄰居嬸子照顧我爺爺。

在我要出發時,爺爺又給了我一個包裹。

包裹裡有一個羅盤和兩本書。

一本是《青囊經》一本是《黃帝葬山圖》

爺爺告訴我,家裡實在冇東西了,不行就把這些東西賣了。

小時候我就看到爺爺把這些東西像寶貝一樣珍藏。

他讓我賣,我哪捨得。

這次出去我一定要出人頭地!

那時候改革開放不舊,聽說南方遍地是錢。

我便帶打零工賺的二百塊錢下了南方。

我一個人揹著個破包和一個蛇皮口袋,就上了火車。

那是我長這麼大第一次坐火車,那時候還冇什麼高鐵和諧號,都是綠皮車,車廂裡很擠,氣味也很濃,泡麪味混合著腳臭味,味道很奇妙。

我照著車票在過道擠了好一會才找到座位。

在火車上閒來無事,為了打發時間,我把這兩本好好的翻看了一遍。

裡邊有些內容我理解,有些則一知半解。

很快我便到了蘇州,看著蘇州街上來來往往的汽車,我知道我來對了,我就是來發財的!

可誰知剛出火車,我就被騙了錢。

我記得當時有個女人說她妹妹冇錢坐火車,就差二十塊錢,家裡有人去世,非常著急。

當時,我還小的,哪知道她們是騙子,心想車票花一百二,還有八十,也夠,就給了她們二十塊錢。

可等她們剛走,又有倆女的來找我借錢,說詞都一模一樣。我當時腦子就是一懵!心想完了,我他媽被騙了。

我急的四處找騙我那倆女的,可是怎麼也找不到。

現在我手裡隻剩下六十,腦子一片空白,急的我滿身出汗。

可轉眼到了晚上,這六十塊錢,我是不敢吃不敢住。

當晚隻能在火車站裡的椅子上睡了一晚,想著得趕緊找活乾。

俗話說,人倒黴喝涼水都塞牙縫。

第二天醒了,發現我的包還不見了!-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