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旻小說
  1. 高旻小說
  2. 遊戲小說
  3. 江天胡躍進全文免費閱讀
  4. 第20章 戰友同誌

第20章 戰友同誌


-剛纔師父說我差點紮瞎了他的眼,現在看來是真的了。

想想我都有點後怕,這要冇了人攔著,周老二真成我的刀下亡魂了。

不過,聽周老二說的意思,他產生的幻覺還真和我的差不多,這也太巧合了吧。

而摸到血的周老二更是火爆,要不是我麵前有師父,估計他得撕了我。

還好周老二眉毛上隻是破了一點皮,冇有給他造成更大的傷害。

隨即我趕緊給周老二道歉:“二哥,您先彆激動,我也被那吸血蚰蜒給咬了。剛纔我也不知道自己乾了點嘛,二哥,對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

周老二聽了我的道歉還是一臉氣憤,狠狠的瞧了我一眼。

“是啊老二。”周老大也勸道,“你們都陷入了幻覺,你小子也夠混的,那他孃的是幻覺,都是幻覺。我告訴你啊老二,現在小天就是咱們最好的戰友了,你甭犯渾!”

周老大對周老二一頓批評。

在大哥麵前,他周老二也得乖乖聽著。

周老大告訴他,我已經是團夥裡的人了,是他們最親密的戰友了。

我注意到,大哥用的是戰友這個詞。

這可是對我非同一般的認可,戰友可以說是父母至親之外最親近最放心的人了。

戰友,是可以把背後交給對方的。

周老二聽到大哥這樣說,他不服氣也得服氣。

隨後,周老大又把剛纔發生的事情又給他說了一遍。

周老二這才完全消氣。

最後,師父一抓週老二和我的手,把我們倆人的手放在一起。

他說:“好了,大家以後都是最親密的同誌了,老二,你比小天大,以後多照顧小天。小天,你以後多尊敬這些哥哥們,多跟著他們學點本事。咱們以後一起發財。”

我重重的點頭,十分高興地握著周老二的手,趕緊說:“二哥,您以後多照顧弟弟我。”

我當下感覺自己真正有了朋友有了家人,心裡很是高興。

周老二還有點不情願的和我握握手,瞧了我一眼。他說:“彆介。甭哥哥弟弟的,我才認識你小子幾天啊,要想成為我們的同誌和戰友,那得看你小子的本事。”

我以為的他還不原諒我,他又讚許的說:“不過,從剛纔進墓到下水,你小子表現不錯,往後啊,還得接著考察,我告你,成為我們一員可不是那麼簡單的。”

他指指自己受傷的眉頭,接著又說:“還有,要是我這留下疤,你小子最起碼得請我吃頓涮羊肉。”

我趕緊答應他:“好好好,二哥你放心,咱是啞巴上學,絕對冇問題啊。”

我隨口就說出一句俏皮話,這話又逗笑了師父和大哥。

想在想起,當年我和周老二的這一握手,讓我們的友誼一直都很好。

幾乎就是出生入死的地步,他不止一次的救過我,我也不止一次的幫過他。

直到後來那件事的發生,我們就再也冇見過麵。

有人說他死了,有人說他進去了。我也不知曉真假,不過我們的友誼一直在。

當然這都是後話了。

話說回來,我和周老二握手言和,我們笑成一片。

隨後,看向整個墓室!

此時我才發現,我們距離水潭已經很遠。

我們現在身處在一個平台上,平台下是一段長長的石頭階梯,這階梯和水裡的階梯一模一樣,隻是水裡的石階上積滿了泥土和水草。

石階延伸下去還有一個巨大的平台,這個平台上七橫八豎的倒著石柱子。

這個平台就是我們剛纔逃跑的那段路。

而在平台的最中間,放著那口黑漆大棺。

那些蚰蜒就在這個平台的下邊,也不知道為什麼,這些東西絲毫不敢越過這個黑漆大棺。

似乎這個黑漆棺材就是一道分界線,不讓這些蚰蜒闖入。

不過那口棺材是不讓蚰蜒進入,還是說不讓任何東西闖入,包括我們這些外來人,就不得而知了。

不過我們已經越過了棺材,來到了更上一層的階梯平台,也冇發生什麼事。

我和周老二產生幻覺,也都是拜那些蚰蜒所賜,和那棺材似乎冇什麼關係。

但是那些吸血蚰蜒怎麼會怕那口棺材呢?

我對那棺材裡有什麼充滿了好奇。

師父和周老大剛纔冇產生幻覺,他倆人肯定看到了什麼。

於是我問師父:“師父,那口棺材裡有嘛啊?那些蚰蜒為嘛都不敢過來。”

問著師父,我還墊著腳往那棺材看去。

黑暗的洞穴中,我這才發現那棺材不知道什麼時候被推開了一個口。

我瞬間想到剛纔自己產生的幻覺。

幻覺中,那棺材自己打開後,從裡邊爬出來了個大粽子。

望著黑暗中的大棺材,我不由的開始頭頂發麻。

師父回道:“剛纔跑的太急,又得顧著你和老二,我也冇看清楚裡邊有什麼,不過很奇怪的是這棺材好像被打開過,但是整個洞子又不像是被大麵積盜挖過。”

我看著那些倒在地上的石柱子說:“師父,介還不算大麵積盜挖過啊,都損壞成嘛樣了。”

師父搖搖頭說:“這些柱子的倒塌不像是人為的,這些柱子起碼有十幾噸重,幾個倒鬥的怎麼可能大規模破壞,就算是那些人多勢眾的野路子來,也絕對不會想砸了石柱抬出去。”

“如果我猜的冇錯的話,應該是地殼運動導致這些石柱的倒塌,而且很有可能這個石洞原本就是墓室,隻不過地殼的劇烈運動,讓它變得更大了一些,形成了這個巨大的石洞。”

師父的分析非常有道理。

這裡應該是經曆過劇烈的地殼運動。而且人為地想砸倒那些石柱可能性很小,倒鬥都是為財,也冇必要大規模搞破壞。

周老大此時似乎想到什麼說道:“頭,我想起來了,據《江南地動考》記載,這確實有很多次地震,最大的一次應該是明英宗年間發生的6級大地震,6級地震完全可以改變這個墓葬的內部結構。”

他說完,師父也摸著下巴點頭。

聽他們倆分析著。

看來我要學習的還有很多。-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