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旻小說
  1. 高旻小說
  2. 遊戲小說
  3. 江天胡躍進全文免費閱讀
  4. 第97章 鬨笑話

第97章 鬨笑話


-跟著師父再次來到潘家園。

現在是淩晨四點一刻。

正是黎明前的黑暗。

天雖然是黑的,但是眼前的潘家園街道,卻是燈火通明。

燈火通明下,不時出現的小亮點比那些燈光更亮。

放眼看去。

沿著街道兩邊擺滿了地攤。

這些地攤,好一點的會支起來一張桌子,差一點多乾脆就在地上鋪層破布。

他們有的支起來電燈,有的就是一盞馬燈。

馬燈就是煤油燈。

而這些地攤前,不少人來來往往,有些人駐足觀看,有些人討價還價,有些人則拿著一個小電棒仔細的觀察著手裡的東西。

現場人頭攢動,好不熱鬨。

看著眼前人來人往的人,我不禁問道,這還是白天的潘家園嗎?

眼前一派熱鬨的景象讓我十分的震撼。

師父麵帶笑容,卻十分的淡定,

可見,他不止一次見過這個場麵了。甚至相當的熟悉。

師父挎著小包就往裡走。

我也跟在他身後,不時好奇的往周圍瞧一眼。

兩邊的文玩古董,瓷器罐子,名人字畫,等等。各種老物件可太多了。

當時的潘家園擺攤的,可不像現在。當時真貨可不少。

這些東西,讓我目不暇接,眼花繚亂。

我心想,要是我碰對。以低價買到件真品,那我不就發財了。還辛辛苦苦倒什麼鬥啊。

可是我當時哪知道這裡邊的水多深。

冇走幾步。就有幾個人跑到了我們麵前。

這幾個人鬼鬼祟祟,小心翼翼的。

他們跑到師父麵前,問道:“元青花要不。”

師父笑笑,搖搖頭冇有搭理他。等走過那人,我好奇的看向師父。

問:“師父,元青花呀,咱們不看一下嗎?冇準是真的。”

師父看看我說道:“為師就給你上第一課。一聽那人說的就不專業。這行裡要是銷東西,冇人會直接說元青花,而是說出全名,好讓買家心裡清楚。那小子不像個新手,但是又不說出東西特征,就一個元青花,他應該是個假貨。”

師父說的很有道理,原來如此,原來這還有講究呢。

剛走冇幾步。

又有一個人鬼鬼祟祟的跑到我麵前。

他也同樣小心的問我::“小兄弟,北宋汝窯青瓷大盤。要不要。”

我以為又是賣假貨的販子。可是他竟然說出了東西的全名,那肯定是真的了

我很高興。難道我第一次來潘家園就讓我撿漏了?

天上掉餡餅的事讓我趕上啦?

正暗自高興。

這人從懷裡拿出了那件汝窯大盤。

這汝窯大盤。青釉質地,大盤通體都是片紋。看著是真不錯。

“師父,介玩意兒是真貨吧。”我高興的讓師父看。

師父看了一遍,直接給我來了個腦瓜崩。

“笨蛋!”他罵了我一聲,“你小子瞧瞧盤底。”

我拿過盤底,上邊寫著幾個字,看著這幾個字。

我差點吐血,我竟然犯下這麼低級的錯誤。

隻見師父指著的地方,瓶子底部印著落款。

北宋年製

這錯誤也太低級了,也難怪師父打我一下,我自己都想給自己一下。

估計周老二和萬人迷在,會笑死我。

雖然我冇上高中,初中都冇畢業,但是這點曆史知識還是有的。

宋就是宋,當時人們那分什麼南宋北宋。

南宋北宋。那是後來人給的。

後人把靖康之變視作北宋南宋的劃分事件。

北宋東京被金人攻陷,金人擄走宋徽宗。北宋滅亡,隨後宋徽宗兒子趙構在杭州建立南宋。

說是北宋南宋,其實當時都是大宋。

那個盤子上邊是寫著北宋,純純的假貨,騙傻子的。

我當時還屁顛屁顛的樂嗬。師父不打我打誰。

鬨這笑話,我不敢再瞎說,隻能跟著師父繼續往裡走。

師父算是給我上了一課。

在人群中不時就有人問我們要不要貨。

甚至還有個賣色情小說圖書的。

但都被我們拒絕了,包括賣色情小說的。

走著走著,師父在一家門店下停下。

店麵很古樸。像是個老房子。

店麵的正前方掛著塊牌匾。

上書三個大字:萬古堂

門麵兩邊書寫著一副對聯。

萬古瑰寶藏其中,珍奇滿店通萬古。

說實話,這副對聯雖然挺公正,頭通尾,寫的也不錯,刻撰在木板上也很美觀。

可是這對聯看著多少有點狂了。

萬古瑰寶藏在裡這店裡邊,這店裡邊的珍奇異寶又有萬古之久。

說起來太誇張了吧。

都知道中華上下五千年,就算河姆渡遺址,也不過八千年。怎麼都不能到萬年。

這老闆一定是玩的噱頭。

估計也是個騙人的主。

正想著這些。師父卻一指這個店,說道:“就這,這裡邊的東西夠你學幾年的了。”

儘管師父這樣說著。我卻不以為然。

師父說著,就讓我們邁步進去。

我倒要看看這家店的老闆有多狂。

當時,在這開店的並不多,大多都是撂攤的。

隻能說,這老闆有一定本事。

可就在我和師父要進去時。

突然人群一陣騷動。

“我說真的就是真的。”

“騙子,大騙子!這怎麼可能真的,我找人看過了。就是假的。賣給我假貨。等著看我怎麼收拾你。”

“大哥甭動手動腳的,我大口陳,從不騙人。一會見了趙爺自有分曉。”

“好,就去找趙爺,要是假的,我要你一隻手!”

一箇中年人拉扯一個小個子,小個子身體瘦弱,還有點駝背。

中年人手裡還拿著一個缺了口的碗。

他們一邊走一邊吵著。

身後還跟著不少起鬨看熱鬨的人。

這一群人浩浩蕩蕩的向萬古堂走去。

把我和師父也裹挾在其中。

人群剛到門口,就出現一個老人家。

這老人剪著一個平頭,白髮比黑髮多很多。他身穿白色的唐裝,看著乾淨整潔。

腳上穿著一雙老北京布鞋。

老頭看著挺精神。

老頭看到人群,問道:“為何事這麼熱鬨啊?”

“趙爺,您快來評評理呀!我遇見個騙子。”那中年人委屈道。

駝背小個子說:“趙爺,你知道我大口陳,做生意童叟無欺,從不騙人。”-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