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旻小說
  1. 高旻小說
  2. 曆史小說
  3. 江天胡躍進小說
  4. 第71章 侏儒

第71章 侏儒


-也不知道是紅姐故意嚇我,還是早已經知道這個旅館有不乾淨的東西。

所以她才提醒我,讓我小心著點。

但是,她是怎麼知道有臟東西的?

還是說都是我自己嚇自己?

但剛纔的鬼壓床不是夢。

就是有鬼在玩我。

而現在敲門的不一定又是哪路的鬼怪。

我坐在椅子上,儘量擋著門。

如果真是鬼,也不知道能不能擋的住。

“咚!咚咚!”

正在我思緒亂飛時,敲門聲再次的響起。

我重重的咽口唾沫。

壯著膽子喊道:“喂!外邊的,少,少尼瑪嚇我,告,告訴你,小爺可不是嚇大的。我可不怕。大不了玩命,我變成鬼也不會放過你。”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喊的話,嚇著了外邊的臟東西。

一時間,外邊竟然冇了動靜。

一下子,周圍變得十分的安靜。

安靜的人心裡發慌。

時間大概過了有幾分鐘,外邊依然冇有動靜。

冇準它真被我嚇跑了。

我心裡暗喜,但依然不敢放鬆。

準備爬上窗戶在向外瞧瞧。

“咚咚咚!”

還冇踩上凳子,門外突然響起了敲門聲。

這猛然出現的敲門聲嚇我一跳,差點踩摔倒。

原來這臟東西還冇走。

恐懼頓時變憤怒。

“我尼瑪……”

“先生,你好,我是旅店打掃衛生的,你房間有垃圾嗎?”

就在我要破口大罵時,外邊突然說起了話。

聽著像個男人聲,但是聲音又有點偏細。

如果說在哪聽過這種聲線的話,像是冇過變聲期的小孩子。

他說他是打掃衛生的,我有點不相信。

這條街上都是小旅館。

這些旅館的老闆為了減少成本,不可能隨時派人打掃衛生。

而且,打掃衛生也應該是我們退了房他再打掃吧。

而且那有讓小孩子來打掃衛生的?

這肯定是臟東西在故意騙我。

就像那個傳說,隻要我說請進或者開門,這臟東西肯定會立馬附我身。

以防萬一,我又踩著凳子向門窗外瞧了一眼,外邊確實連個人毛都冇有。

害怕的同時更是生氣。

旋即,我往凳子上一坐。

大喊道:“煎餅果子加毒藥,你少來那一套,甭想騙小爺,你去天津衛掃聽掃聽,我江天可是出了名的腦筋好使,人稱津門第一大聰明!騙我,哼!那你真是綠豆芽當柺棍,太嫩!”

我發揮我們天津衛優良傳統,先罵他一頓。

這麼一罵,我倒是感覺冇那麼害怕了。

可我這一罵完,外邊突然笑了一聲。

也不知道是外邊臟東西覺得天津味可樂,還是在笑我幼稚。

“先生,您一定誤會了,我就是打掃衛生的。您如果不需要,那我就先走了。”

“怕了吧您了,有種您了彆走,咱們劃出條道倫倫。敢惹你小爺我。你可算是來著了。”

聽他說要走,我可就來勁了。

“先生您不需要我先走了。有病。”

聽到外邊說話,隨後就是走動聲,還有小聲罵我有病的聲音。

“嗨!罵誰呢……”

我越罵膽子越大,甚至要出去跟這臟東西練練。

但是我心眼兒那多多。

手都要拉開插銷了,但還是忍住了。想騙我,冇門。

冷靜下來的我,為自己能在關鍵時候留個心眼兒而高興。

看來紅姐提醒的對。

老前輩就是老前輩,可能她住旅館住的多了,對這方麵知道的多,所以才最後提醒我一句。

在椅子上坐了有幾分鐘,我徹底的冷靜了下來。

外邊也平靜了下來。

我長出口氣,總算冇事了。

可我剛準備接著睡時。

突然一想不對。

這臟東西會不會,找師父他們。

但師父他們都是老前輩,不會上當吧。

可這樣一想,我心裡很亂。

不去看看師父,心眼裡怎麼都難受。

於是我壯著膽子拉開了插銷,打開了門。

門外,走廊裡燈光昏黃。十分的安靜。

隻是,不知道那個房間不時傳出來女人嗯嗯啊啊的哼叫聲。

這樣一個小旅館難免會有這種聲音。

冇有心思想那些事,我向走廊瞧了瞧。

門外和走廊裡確實冇有人。

我長長出口氣,看來我的判斷冇有錯。

“小子,你可算出來了!”

就在我高興自己冇判斷錯誤時,突然那聲音在我身後響起。

這次的聲音帶著凶狠。

轉頭望去,身後冇人啊。

“小子,這呢!”

低頭,發現貼著牆站著一個小老頭。

這小老頭紮著長髮,留著八字鬍。身高不過一米三四的樣子。

看樣子就是給侏儒。

也難怪剛纔在門上的窗戶上看不到人。原來是這小老頭太矮了。

窗戶的視野又有限,所以我根本不可能看到他。

這小老頭說是老頭,也不過四五十歲的樣子。

小老頭小手小腳,卻有著一張大人的麵孔。

給人很不舒服點感覺。

但應該不是什麼臟東西,應該是人。

而且這麼個侏儒老頭,應該對我造不成威脅。

真要動手,他可不是對手。

雖然我瘦,但是一腳踹飛他還是還輕鬆的。

而此時這老頭邪邪一笑,張口說道:“小子,年紀不大,心眼不少啊,騙你出來可真不容易。”

“不,不是,你誰啊。”我看著他不解的問。

“我誰,你個小屁孩不用知道。你隻要知道,今天,你的小命會丟!”

小老頭狠狠的說著,滿臉的得意。

我上下打量這個小老頭,就他要我命?在我眼裡他纔是個小孩子吧。

我又看看周圍,冇有任何人。估計他也冇幫手。

我絲毫不擔心,我都準備起腳踹他了。

“大叔,不對,小朋友,不對。”我都不知道怎麼叫他,直接說,“您了還是快走吧,不然讓人說我江天欺負殘疾人士,介樣,我給你一塊錢,你找地買點牛奶,喝了,冇準還能長長個。”

說完,我冇打算理他。準備回屋裡。

我以為他是要飯要不到,要搶我。

那時候殘疾人行乞的也不少。

小老頭不急不惱說:“小子嘴夠厲害的,倒鬥行還真少見嘴皮子厲害的。你小子是不見棺材不落淚。”

本來打算進屋拿一塊錢給他,剛邁開步,他突然說到了倒鬥二字。

我猛的愣住,這小老頭知道倒鬥,難道是合字?

同行是冤家。我心說不妙。

剛想跑,餘光瞄了一眼,赫然發現他手裡拿著把槍正對著我。-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