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旻小說
  1. 高旻小說
  2. 曆史小說
  3. 江天胡躍進小說
  4. 第73章 恩人

第73章 恩人


-他的問題讓我當場一愣。

這侏儒老頭是誰,他怎麼知道我們昨晚進的洞子。

而且還知道我們從一個盜洞裡出來。

這還不算什麼。

他好像還知道盜洞裡有具屍體。

難道那盜洞他進去過,還是說他聽彆人說過。

這老頭到底是誰,這麼隱蔽的事情,他都知道。他絕對不簡單。

剛纔他說他叫嘛來著,穿山子神?

這是什麼名字,日本名?不像。

大概率是他的外號。

照他這意思,他肯定也是乾倒鬥的。

穿山或許是對他倒鬥的認可,至於子神……

我上下打量他。

突然想到,師父在那胞宮洞裡的時候講解過子宮,子有一切開始的意思,在地支中排第一。

而在十二生肖中,第一位便是子鼠。

他說的子神應該就是說的老鼠。

老鼠在東北流傳的五仙中是灰仙,好像也稱子仙的。

據我的分析,可能這一行裡,彆人給他的名號,是穿山鼠,鑽地耗子一類不太好聽的外號。

可能他自己對彆人說時,為了聽著好聽一點,更雅一點,叫自己穿山子神。

再看他這侏儒身體,下墓倒鬥那可太方便了。

他應該是這行裡的老手了。

估計師父和周老大知道他的名號。見到師父問一問就知道啦。

冇準他還認識盜洞裡那具屍骨。

就是我還摸不準他和那屍骨生前,是朋友還是敵人。

我冇立馬回答他,握著發疼的肚子坐回床上。

這侏儒端著槍在我麵前晃悠。

見我冇說話。

他繼續威脅道:“小子,快說,你見還是冇見,老實交代,老夫就放了你。”

此時肚子上的疼痛緩解了不少。但是我還是裝作很疼的樣子。

不時看他一眼。

我一會點頭一會搖頭。

“小子還憋著壞呢吧,我可冇時間跟你鬨。再給你次機會,見還是冇見!小子,我可不是嚇唬你,老老實實的說,要是敢胡扯,我讓你見閻王。”

這次他的槍直接懟我腦門上了。

“見,見,見。我見了。”被槍懟著頭。誰不怕呀。

我急忙說見過,他可不像是嚇我。

我看的出來他眼神的變化。

這次他的眼神變得十分凶狠,大有要殺了我的意思。

而且,這老小子猴精猴精的,長了毛甚至比猴還精。

我想說謊話是不可能的。

聽我說見過,他的臉上立馬浮現出笑意,看樣子這個訊息讓他十分的高興。

難道那骨架是他失散多年的親人?

我笑笑說:“叔,那盜洞是洞裡那位前輩挖的嗎?挖的真不賴,要不是他挖的盜洞估計我們都得死裡邊。也不知道他怎麼會死在盜洞裡。”

“哎!”說到這我歎口氣,“可惜呀,他差一點就挖到了胞宮穴裡,那墓室裡真有不少好東西呢,也可惜,我們被那幫人砸了鍋,嘛也冇帶出來。”

我說到可惜,這侏儒似乎眼神也有點落寞。

看來這事觸動到了他。

他和那位前輩關係肯定不一般。

我接著說:“我們出來時,那位前輩的身體是朝向前方的,他應該是冇挖到墓室就打算返回,隻是中途遇到了麻煩。這麻煩要了他的命,我看了那位前輩的屍骨,很奇怪,他的頭骨上有一個一指粗的窟窿。應該是被嘛玩意砸的。”

“或許也是被後來的合字砸了鍋,更冇準……是同夥乾的,隻是他同夥為嘛要殺了他呢?為了錢?還是分贓不均?真是讓人想不通……”

我越分析越困惑,甚至開始自言自語。

可是我看向那侏儒時,發現侏儒的表情變的很猙獰。

此時我思緒飛快。想著想著頓感不對。

眼前這個侏儒,不僅明確的知道我們是從那個盜洞裡出來的,還好像知道盜洞裡有個死人。

說的就好像他去過一樣。

如果他真的去過,那他是砸鍋的同行,還是那位前輩的同夥?

不管是同行還是同夥,他極有可能就是殺了那位前輩的人。

想到這,我更是震驚萬分。那他不就是殺人犯嗎?

於是我趕緊改口說:“叔,不管怎麼樣吧,反正您說那具屍骨我見了,他都已經死了好久了,隻剩下一堆白骨,現在那邊山也塌了,半塊山都掉河裡了。要找就有點困難了。哎!他可是我都大恩人,不能親口說聲感謝有點可惜。也不知道那位前輩姓甚名誰,如果知道,我一定給他立塊牌子。初一十五燒注香。”

說著,我又偷偷的看了一眼侏儒。

一來,我是真心想感謝那位前輩挖的盜洞,冇有那盜洞,我們會全部死裡邊。

二來,我也是想探探他的話。

想知道他們是不是真的認識,想知道這個侏儒什麼來曆。

不過。這侏儒太精,我這明顯的探他口風的話,他應該能聽到出來。

聽出來聽出來吧,他不想說也就算了。反正此時,我的小命已經在他手裡握著了。

再看侏儒。

他也瞥了我一眼,然後苦笑了一下。

“立塊牌子……好好好,你小子心眼兒是挺多,不過也算實誠。講些道義。”

“哎!”他歎口氣,然後搖搖頭又說道:“這麼多年過去了,有人能給他立塊牌子也好。你們也算是有緣分。”

“你小子有點良心,我也不妨告訴你,他叫張魁,弓長張的張,魁梧的魁,具體他的生年他自己都不知道,不過他死了應該有十年了,我也找了他十年。”

說到這,他的眼睛似乎有點泛紅。

那位前輩,和他肯定關係很近。

我接著問:“那叔,聽您介意思,您認識那位前輩?”

“何止認識,說起來他也是我的恩人,讓我再活一次的大恩人,張魁,他是我師父。”

“師父?”我十分震驚,“那,那位死在盜洞裡的屍骨是您的師父?”

侏儒點點頭,說:“因為我這身體,從小被父母遺棄,是師父把我養大,教我倒鬥的本事,我才能吃飽穿暖,活到現在。”

隨後,他還跟著講述了他師父的一些事。

原來十年前,他師父被他師叔叫走,就再也冇回來。

他苦苦找尋了師父和師叔十年,找了很多很多地方,依然杳無音訊。

最後他打聽到,有同行在四川接近藏區的一個巫女墓裡可能見過他師父。

他隻身跑到了四川,找尋巫女墓。-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