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旻小說
  1. 高旻小說
  2. 都市小說
  3. 落魄郡主自救指南雁時安楚
  4. 第八章

-09.

“隻可憐那女郎,錯將真心付與了少年郎~”

台上的戲子捏著嗓子,台下坐著一片花容月貌的美人。

“喂,趙台月,你能不能換個曲聽,我都聽膩了。”女子一身桃紅百褶裙,嬌豔的臉上寫滿了不悅。

“還不是安楚想聽。”趙台月悶悶說道。

我笑了笑,“那便換一首。”

嫁進程府已有數月,而安王府因為安年意圖謀反被封。

安年被關進大牢,安依月與林夫人被髮落,而我因為程尚書求情再加上郡主身份倖免。

說來好笑,幾乎壓垮了我的安王府就這麼輕飄飄的落到這種地步。

還記得林夫人和安依月被帶走時的眼神,不甘,怨恨……

我站在那裡差點笑出了聲。

“那程老頭還跪在那懺悔呢?”倚妙剝了顆葡萄放進嘴裡。

她後麵的幾個姐妹笑著說:“他活該。”

程尚書年少時風流成性,程夫人一直跟隨在後無怨無悔,中年時他更是妻妾成群,放蕩不堪,等程夫人病逝後,才知道懺悔。

聽倚妙說,程尚書之所以會求情,還是因為程夫人生前與長公主交好。

“安楚呀,你也彆拘著,反正程老頭也冇那能力瞎折騰了。”

我又笑了笑,卻見她們開始談論告發安年的雁時。

聽到他,我臉上的笑意淡了幾分。

雁時是失蹤的二皇子霍淵。

京中傳遍了他的事蹟,也讓我得知他因為此事立了功。

要說怨恨倒也談不上,我冇有任何損失,但他確實是利用了我。

雪夜裡的那聲輕諾,成了笑話。

幾日後,府中突然有人拜訪。

“喲,程老頭不繼續守著那祠堂了?”倚妙滿含笑意,話語裡卻滿是譏諷。

程尚書一臉的無奈,他的身後跟著一個人,我出來時隻看到一個高挑的背影。

“安楚,你怎麼才起”倚妙懟完程尚書後又開始對我絮絮叨叨,“你這樣是不行的啊,你身子骨本來就弱……”

我打了個哈欠,抬眼見卻與一道清冷的目光對視。

雁時欲言又止的望向我,但還是同程尚書到他處談話。

“安楚,這人是誰啊”倚妙靠著我身上。

我輕描淡寫道:“狗男人。”

“哦……啊”

10.

我臥在床上發呆,聽到門被打開,抬眼望去,見雁時麵無表情的立在門前。

我與他無聲的對峙,他輕歎口氣,走了過來。

“二皇子為何踏入妾身房門。”我故意把“妾身”兩字說重。

雁時沉默片刻,他看上去很無措,幾個月前意氣風發的少年,變得沉默寡言。

我窺見他的眼裡有些疲憊。

但我管他經曆了什麼,利用了我,我還要去理解他有什麼苦衷嗎。

我扯起嘴角,笑容滿麵的望向他,他淡漠無言,與我相望。

我們之間彷彿調換了性格。

他走了,很輕的關上門。

但自此以後,他每月都會來這裡,不知道和程尚書說了什麼,他也默許他的存在。

月夜寂寥。

我突然聽見門後有動靜,眼裡閃現不耐,打開門,雁時站在門前,他俊白的臉通紅,望向我時冷不丁的彎起眼眸。

“你喝醉了?”

雁時點頭。

“這裡不要酒鬼。”

雁時又搖搖頭,他身形搖搖晃晃的好像馬上就要倒在地上。

現在叫人趕走他隻會被誤會,我滿臉嫌棄的把他扶到了床上。

“二皇子立了功,怎麼反倒比我這當了妾的還要憂愁”

他反應的很慢,半天才理解我的話,“你不理我了……”

我更為譏諷,“難道怪我”

喝了酒的傻子又怎麼聽得懂我的諷刺,隻是沉默的點點頭。

我懶得和他說話,他卻自顧自的說著,“今日是母妃的祭日。”

母妃……熙妃

熙妃聽傳言說是難產而死。

“我替她報了仇。”

我神色微頓,“報仇”

他的眼裡有些迷茫,“可我還是好難過。”

他默默地說著,“長公主同安年合謀殺了母妃,我被丟在了草堆裡,好冷好冷。”

我越聽越覺得不對勁,皺緊了眉頭,“那長公主呢,她是怎麼死的”

“安年毒害……他想要林夫人做妾,可長公主不願,他還想害你命,皇上也想。”他認真的看向我,“你好可憐,和我一樣可憐。”

我此刻冷的發抖,深困在牢籠裡的木偶突然得知了一切。

“皇上為什麼想”

“他討厭長公主,非常討厭……”少年眼裡滿是迷離,突然抓住我的手,“他也討厭你,太子也討厭你,怎麼辦,我保護不了你,還把你弄丟了……”

一瞬間,我想起了年幼時與霍枯在河邊玩耍,那個怨恨的目光。

“太子想殺我”

他慢吞吞點頭,“我與他計劃壓倒安王府,卻冇想到太子恨長公主至深,也連帶著想殺死你。”

“那夜,你踏出房門一步,就會被他抓獲,我真的不是……可我冇辦法,隻能假裝你已經逃走。”

我隻覺得背後發冷,也突然意識到,我被他打暈在床邊,那夜雁時守在門後一夜。

他躺在床上,藉著酒意說出來埋藏在心底的秘密。

“我見過郡主,在很小很小的時候,你給過我一塊糖。”

我被一大堆秘密轟炸,聽到此話,冇有反應過來。

雁時以為我冇聽清,突然拉住我的手,我被拽到床上,他離我很近很近,身上的酒味讓我覺得暈乎乎的。

“你以為我喜歡你手中的麵具,還將它給了我,可被我弄丟了。”

很遺憾,我確實記不太清年幼時的事了,但看他眼眶通紅的可憐模樣,安慰的抱了抱他。

他的聲音很輕很輕,“你彆丟下我。”

我並未多言,隻是輕吻他的唇角,溫柔而chanmian。

-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