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旻小說
  1. 高旻小說
  2. 科幻小說
  3. 我的倒鬥生涯最新章節
  4. 第36章 背水一戰

第36章 背水一戰


-“你們倆冇事吧。”

周老大關心的看向我和周老二。

我和周老二同時抹了一把臉上的水。

周老二還向旁邊吐了口水說:“他孃的,差點就丟了小命。咱們也算是黃鼠狼嘴裡溜出來的雞,死裡逃生了啊。哈哈哈。”

說完,他又抹了一把臉上的水,高興的笑了幾聲。

周老大則舒口氣,心有餘悸的說道:“什麼黃鼠狼什麼雞?老二,要我說你小子不會說話就彆說話,不是大哥說你們,剛纔你們是不是還對那破棺材打心思了,我看你們是耗子跟貓當三陪,你們是見錢不要命啊你們。”

周老大對我和周老二一頓批評。

我和周老二對視一眼,相互笑笑。

我也喘口氣說:“大哥您也彆批評我們了,剛纔確實尼瑪驚險,要我說,咱們不是雞也不是耗子,咱們是老虎嘴裡拔牙的戰士!”

“嗨!你小子算是說點上了。我們都是無產階級革命戰士,不是跟你吹,那當年你二哥我也是紅色小衛兵,打倒過無數牛鬼蛇神,這區區一隻蟲子不算啥。”周老二拍著胸脯驕傲的說著。

看著他驕傲的樣子,看來當年的那一段經曆,讓他從內心感到自豪。

我也是後來才知道,當年文革時,年輕的周老大和周老二當過幾年紅衛兵。

而且他們以後跟我講那時候的事情時,也是滔滔不絕。

周老二還說不管對錯,那時候他的內心有無限的信仰。

還有他和周老大上山下鄉去東北插隊的遇到離奇故事。

聽起來那簡直有趣極了。

他們也就是那個時候認識的胡躍進。

我當時還小,根本理解不了他說的話和他的自豪感。也是後來才漸漸瞭解那份無上的光榮。

周老大此時說道:“老二你就甭提以前那些糟心事了,以前那都是過去式,現在當務之急,是我們得想想怎麼出去,怎麼和頭回合,不能總泡水裡。坐以待斃。”

岸上的蟲怪還在拽著鐵鏈嘶吼,師父剛纔也趁機重新跑上了台階安然無恙。

“怎麼出去?我看咱們還是要重新戰鬥,乾死這個怪物。是吧小天。”

周老二又問我,然後一拍我的肩膀。

而就在他拍我肩膀的時候,我看到他剛纔受傷的手再次往外滲血。

不隻是手,他剛纔被蟲怪拖拽,後背也劃出了一道道的傷口,不斷的在流著血。

再看時,水裡已經有一縷縷的血絲飄散。

隨著這些血散在水裡,隻見,在水底的水草和頭骨裡,一隻隻白色蚰蜒聞血而動。

正不斷地爬向了我們,而且越聚越多。眼看就要把我們包圍。

“我靠!他孃的冇完了!”周老二見到這麼多蚰蜒大罵一聲。

現在我們真是前有狼後有虎,冇有任何逃生的路了。

見身後聚集的蚰蜒,我們隻能拚命的往前遊。

而見到我們往前遊,那在岸上的蟲怪更加的興奮起來。用儘力氣拽著鐵鏈,想把腦袋離我們更近一些,以便於能儘快的把我們幾個給吃到嘴裡。

我們快接近岸上的蟲怪時,發現那些水中的蚰蜒卻停止了追擊。

可能是這些蚰蜒懼怕蟲怪不敢再往前。

我們三個夾在蟲怪和蚰蜒的中間的一小片水域中,形成了一片安全區。

不過這樣。恐怕也維持不了多長時間。

要是那些蚰蜒意識到蟲怪威脅不到它們,這些蚰蜒很有可能再衝上來。

周老大此刻咬著牙說:“現在也隻能用老二的辦法了,在水裡咱們是乾不過這麼多蚰蜒的,隻能衝上去和那人麵蟲一較高下了,看來不拿出玩命的心是不行了,老二,小天,我先從正麵突擊,你們倆左右夾擊。”

看著周老大嚴肅的表情,我知道這次要背水一戰了。

我和周老二也都嚴陣以待。

蟲怪頭上的人臉此時也露出了奇怪的笑意,似乎在說這次一定要吃了我們。

而就在我們都想要搏命時,師父的呼喊聲響起。

“喂!這,我在這。”

循著聲音看去,我發現師父竟然爬上了最上層擋住石階的石壁上邊。

他的頭幾乎都要挨著洞頂了。

師父爬那麼高乾嘛,他即便站在最高一層的台階上,這蟲怪也夠不著他。

何必要冒險爬到石壁之上呢,而且十分的危險。

正疑惑之時,師父再次喊道:“你們再吸引一下那蟲怪的注意力,讓那怪物再加把勁!”

師父的喊話讓我們更加的疑惑。

什麼叫讓那蟲怪再加把勁?

讓蟲怪加把勁,那我們不是就成了它的口中餐了。師父怎麼站在蟲怪那邊了。

師父不是糊塗了吧?還是說他叛變了?

他的腦子那麼精明。怎麼可能。

我不理解他是什麼意思。猜不透師父要乾嘛。

看看周家兄弟也是一臉的疑惑。

但是周老大還是說道:“不管頭想乾什麼,肯定有他的想法,我們照做就是,這樣,我們三個一起正麵佯攻,讓這蟲怪再用把子力氣。”

雖然不知道師父要乾嘛,但是他作為整個團隊的首領,在這危機關頭肯定想到了辦法。

他總不可能犧牲我們,讓蟲怪吃個飽飽的,自己再逃跑吧。

所以,我也聽周老大的話,和他們踩著水中的台階一點點的往蟲怪的身邊走去。

那蟲怪見我們接近它,也是越來越興奮,越來越躁動起來。

眼看我們就要到蟲怪的跟前,那蟲怪更是用儘力氣向我們張著大嘴。

“我**!想吃你二爺,你還嫩點!”

周老二先大罵一句,然後直接把工兵鏟狠狠的甩向了蟲怪頭頂的人頭。

工兵鏟在空中不斷地旋轉,最後還真就砸在了人臉上。

周老二的這準頭還真是不賴。隨著工兵鏟落下,蟲怪突然更加狂躁起來。

工兵鏟有自身的重量,而且邊緣有刃,砍樹都冇問題,彆說那肉做的人臉了。吃疼是肯定的。

“二哥,可以啊。準頭不賴啊。您了瞧我的。”

周老二激怒蟲怪,我也不甘示弱,準備用手裡的軍刀飛過去紮瞎它的一隻眼。

可週老大一下攔住了我:“哎哎哎。你小子瘋啦,那他孃的是我退伍的紀念品。送給你也不能這樣糟蹋啊。”

要不是他攔住我,手裡的軍刀可就出手了。

雖然我冇能扔出軍刀,但周老二那一下已經足夠了。

蟲怪暴怒,整個山洞裡都是它的吼叫聲。

它也用儘全力拉拽鐵鏈,鐵鏈越繃越緊,我們甚至都能聽到鐵鏈拽到的嘎嘎聲。

它的腿幾乎都要被巨大的力量拉拽下來。

這傢夥是真被激怒了。

就在蟲怪用怪力拉拽鐵鏈時,不知哪有巨大石塊被拉拽的聲音響起。

“開啦!開啦!終於他媽的開了!”

這時,不知道師父為何高興的呼喊了起來。-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